相关文章

上海金融报—上海金融新闻网—时代故事篇 友邦“回老家”

  1992年9月25日,美国友邦保险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成立。这个“成立”对于友邦来说,既是登陆,又是重归。因为早在1919年,美国人史带就以AmericanAsiaticUnderwriters(美亚保险公司)之名创办了后来的美国国际集团(AIG)。为此,AIG在世界大城市的主要报纸上刊登了大幅广告,广告最醒目的设计就是———“回老家”,三个方方正正的中国字。

  重新在沪开业的第二年,AIG即向上海市政府提出了置换外滩17号大楼的申请。1996年,AIG获准,并将大楼改名为“友邦大厦”,友邦保险又搬到外滩17号,租赁期为30年。1998年5月13日,友邦大厦启用仪式举行,标志着友邦保险真正回到了60多年前的原老宅。

  2001年12月11日,中国正式加入WTO的当天,友邦保险再次拿到了4张独资营业的执照。然而,按照中国“入世”的有关承诺,外国寿险公司在华设立合资公司,“外资股比例不得超过50%。”这让其他外资公司分外眼红。原来WTO条款还规定了,加入WTO后给予外国公司的待遇不能比原来更严格,只能更宽松。

  在友邦进入中国大陆之前,国内的保险市场基本上被一般的保险以及类似于银行存单的简单意外险产品所垄断。在友邦进入上海后,长期的保险产品才开始蓬勃发展起来。友邦不仅引进了丰富的保险产品和寿险代理人模式,还有专业的人寿保险管理方式与技术。瑞士人寿广州代表处首席代表就曾表示,友邦来得早,有贡献,所以能拿到更多的独资营业执照。

  独此一家外资独资寿险的“幸运”,除了源自友邦对中国保险业上述的贡献外,也得益于AIG掌门人格林伯格长久以来一直致力于加强中美商业和政治联系、促进两国关系正常化。

  20世纪90年代,当中国在为加入WTO几经挫折的时候,他四处发表演讲,倡议美国政府给予中国永久性最惠国待遇,并尽快完成中国的“入世”谈判。因此,他一直被认为是主张加强中美关系的“幕后声音”。

  此前,AIG不但是上海市市长国际企业家咨询会议的赞助者,还与多家公司合资兴建了当时美国在华的最大投资项目———上海商城。

  AIG还十分重视慈善捐助。1993年,格林伯格指示AIG在欧洲的分支机构,利用史带基金会花了51.5万美元,协助中国国家文物局购回20世纪初从北京颐和园被掠夺的10扇铜窗。1995年,史带基金会捐赠了85万美元,在上海博物馆建立了史带钱币陈列馆。

  为了促进东西方文化交流,史带基金会还先后赞助了世界著名艺术团体及艺术家来中国访问,包括美国保罗泰勒舞蹈团、美国芭蕾舞剧院、亚洲青年管弦乐团等团体的中国巡演,还有水彩大师曾景文作品中国巡展等。

  在许多外资保险公司还根本不重视中国大陆市场的时候,AIG高层就已在不断地做好公关工作,其长远战略眼光的价值在日后凸显了出来。

  针对其他外资保险公司的抱怨,格林伯格坦率地说:“我根本不在乎他们的抱怨。”对于为什么友邦能在中国获得如此的认可和“超国民待遇”,他认为这是27年努力的结果,“是我们打开了中国的保险市场。我们来中国已经27年了。在这27年中,我每年都来中国。我们一直在积极促进中美两国关系的改善,帮助中国加入WTO,帮助中国培养保险人才,为中国的发展作了很大的努力。我想知道,在我们做这些工作的时候,那些外资保险公司在做什么?”格林伯格身边的一个前任高管回忆时也说:“我在过去的10年中到过中国48次,有多少公司的高管能超过我们的这个次数?”

  其实,友邦“回老家”前,中国政府拟议开放建立的也是合资公司。据亲历其间的人士回忆,这是因为当时有一种观点:合资公司一旦经营溃败,其索偿将受限于合资公司的注册资本额,而独资的分公司如果出现此种情况,则可由其海外母公司承担责任。这是上海国际投资信托公司之所以未成为合作方的原因之一。而另外的一个原因,则是当时有人认为,上国投来自信托业,没有经营保险业务的资格。

  自那之后,我国寿险市场上至今没有出现第二家外资独资公司。